蔡文胜:高中未毕业的天使投资人,野心绝不如此 励志名言
励志名言大全logo

蔡文胜:高中未毕业的天使投资人,野心绝不如此

来源:www.366a.com 作者:励志名言, 时间:2016-07-27

  蔡文胜:高中未毕业的天使投资人,野心绝不如此

  1999年,蔡文胜决定去澳洲闯荡。

  对他而言,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在菲律宾5年了,一家人都习惯了这里的生活。做生意赚过些钱,一度距离衣锦还乡的梦想近了一些。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使他重新回到了起点。他想离开这片伤心地。

  变卖完所有家当,所得不过35万港元。去澳洲前,他打算回石狮老家看看父母。途经香港,心血来潮。35万港元,寄了5万给已经抵达澳洲的妻子,剩下30万,全部买了盈科数码的股票。

  他就不是个认命的人。

  许多年后,蔡文胜依然记得买进股票的价格:5.8港元。他赌对了,“那个股票当时最高到28元,市值到2000多亿,全香港70%的人应该都买过,大部分亏钱,我运气好,20多元卖掉了。”凭这一单,他赚到了100多万。

  蔡文胜马上给妻子打了个电话,“你们回来吧,我不去澳洲了。我30万能变成100多万,明年一定能变成1000万。”他拿出一部分钱在厦门买了套房子,剩下的全买了跟互联网有关的股票。

  当时他还没有电脑,为了追踪股票行情,在朋友办公室让对方教他学会了上网。

  无疑,他被股票和网络给迷住了,以至于重新确定了人生方向——放弃传统类生意,全力去做好两件事:一是股票,二是互联网。他像一条鲨鱼,嗅到了血的味道。

  15年后,北京竞园艺术中心的别墅里,已经是着名天使投资人的蔡文胜,身材修长,面容清朗,看不出丝毫有钱人或暴发户的气质。“开始是有了钱就想炫耀,买宝马车买大房子,到了今天,像不像有钱人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  功成名就,便有不在乎的资格。在中国互联网界,蔡文胜头衔众多:“域名之王”、“站长之王”、“最懂初创者的天使投资人”。

  为什么是蔡文胜?他的朋友们各有各的说法:聪明勤奋、善于把握趋势、执行力强……

  蔡文胜本人的归纳:“第一,我喜欢学习,也善于学习。第二,我比较敢拼敢赌,经常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去赌一个事情。第三,很多人是经常琢磨、经常讨论,不做;我一般想到了就去尝试,不成功再掉头。”

  最懂初创者的天使投资人

  雷锋网创始人林军在文章中写过,“……每次到北京,都会在各个局里听到关于蔡文胜的故事,薛蛮子是他的天使,雷军是他的朋友,黄明明是他的伙伴,王峰被其兜售过域名,冯鑫被其一起谋局暴风,蒋涛请他做嘉宾,梁宁和他讨论风水……”结论是,蔡文胜是中国互联网界最让人如沐春风的人。

  2011年3月,蔡文胜和薛蛮子、雷军、李开复、包凡等人发起成立了天使会。薛蛮子有“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”之称;雷军此时已经创建小米公司;从微软和谷歌出来的李开复,是创新工场的教父;曾经在摩根士丹利和瑞信工作的包凡,执掌中国私募融资的“头牌”华兴资本。

  挤在一群“高大上”中,蔡文胜最另类。他高中都没毕业,不懂英文,不懂技术,普通话都说不标准。不过投资业绩会证明他跟他们是一伙人。作为天使投资人,他已经至少投出了3家上市公司:银行卡优惠券平台TTG、游戏研发公司Forgame,以及更为知名的分类信息网站58同城——分别在澳洲、香港和美国上市。

  “当时姚劲波创业冲动很强,说要做一个分类信息网站。我觉得非常可行,所以也参与了。后来我们一起去找软银赛富基金的羊东投资。羊东笑着跟我提要求,说蔡文胜你也要把精力放在这里头才行。我答应了。因为这个承诺,我到现在还兼任着58的董事。”

  现在,蔡文胜手头的天使投资项目有上百个,每年还会再加投10到15个。最近这两三年,他几乎只投移动互联网相关项目,尤其看好互联网金融、教育、医疗类的项目。和雷军的不熟不投、薛蛮子的天马行空相比,他也有自己的风格。

  “我更加看重用户规模。我不太会问它的商业模式,也不太看早期会不会赚钱。我认为有用户一定会有价值。我一直是这观点。从创始人来说,我不看重他的学历,也不看重他有没有大公司的经历。我甚至更偏爱草根一点。”

  比如,他投资的3个福建“80后”,美图秀秀创始人吴欣鸿只是高中毕业;飞博共创创始人伊光旭大学没读完就出来创业;同步网络创始人熊俊读了福建本地的普通大学。

  当然也有例外。比如,他和徐小平一起投的大姨吗,创始人柴可就是“富二代”、名校海归。打动蔡文胜的是他的毅力。“他回国的时候体重是180斤,为了创业,他减到140斤。一个人有那么大毅力把体重减下来40斤,他做事情一定也可以成功。他抓住了一个切入点,而且他可以借助这个延伸到整个医疗领域,包括女性健康、宝宝健康,往这方面去走。”

  主动、果断是蔡文胜的风格。

  当年收购暴风影音时,竞争者中有百度、软银、IDG这样的劲敌,胜出的却是他。事后来看没什么特别,不过是亲自去找暴风影音作者——哈尔滨的软件工程师周胜军,仅凭双方的一个口头协议,在半小时内,将自己几乎所有积蓄——1200万元人民币划到后者的账上。“我都是直接打钱,这些个人站长更喜欢速度。”蔡文胜轻描淡写地说。

  熊俊刚刚准备创业时,和蔡文胜吃过一顿饭。两人谈人生、谈理想,闲话家常。隔天早上,他收到一条短信,说钱已经打过去了。查询的结果是,银行卡里一下多了上百万元人民币。当时他是第一次和蔡文胜见面,连做什么项目都没想清楚,什么协议也没签。很早就决定投资他的创新工场,因为要走程序资金几个月后才到账,而蔡文胜用了不到24个小时。

  与蔡文胜相识多年的极客帮合伙人梁宁,将他的成功归因于对趋势的深刻把握。

  苏光升对此深有体会。2009年,蔡文胜投资了他做的OPDA智能手机论坛,并且要求将塞班论坛转为安卓论坛。苏光升答应了却迟迟未动,因为塞班市场看上去还很不错。因蔡文胜一再催促,他想了一个月才决定转型,推出了安卓优化大师和卓大师。一年之后,诺基亚彻底放弃塞班系统,安卓手机成为全球出货量最大的智能机。苏光升用两个字来表达心境——服了。

  薛蛮子告诉我们,简单来说做投资就是看人看事。蔡文胜在早年只投个人站长。“当然也有一种可能。那时候他也不认识什么高大上的人物。”他调侃道。而在和蔡文胜一起工作过的黄明明看来,蔡文胜在天使投资上的成就同他早年做域名和265网站期间结识了大量创业者密切相关。

  《创业家》杂志分析,敏锐的蔡文胜是个人站长实现商业转型的最佳代表。个人站长群体的创业方式,与中国互联网主流创业者的创业方式相去甚远。个人站长投入很少,网站简陋,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,通常就是靠一两个“杀手级应用”吸引成百上千万用户,然后获取广告或增值服务的收入。这是纯粹的中国特色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中国互联网的主场,属于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和海归。他们追随海外流行模式,为中国的高学历、高收入人群提供服务。但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,促使它们一边扩张一边下沉。BAT等巨头、小米、360和京东,无不开始关注县级以下的市场。而蔡文胜一开始就是从这里起步的。

  几十处修改成就域名之王

  让我们回到蔡文胜刚刚接触互联网的年代。1999年,中国互联网勃兴,新浪、搜狐、网易初具雏形,阿里巴巴和腾讯开始招兵买马。蔡文胜决心做好两件事:股票和互联网。最初,他把它们简化为一件事:买跟互联网有关的股票。

  2000年,互联网泡沫开始破灭。在2000年3月到2002年10月间,全球IT业界约有5万亿美元的市值被抹去。2003年,电讯盈科(盈科数码合并香港电信后成立,李泽楷担任董事局主席)股价跌至1港元。虽然抽身得早,蔡文胜仍不免心有余悸。在2007年之前,他没有再买过股票。

  股票不能做了,互联网又如何?蔡文胜仍抱有信心。只是,怎么切入呢?

  2000年4月,他在报上偶然看到一条新闻,一个名为business.com的域名卖了750万美元。第二天,他就用两万块钱买了一台联想天禧电脑,开始了他的域名生意。

  当时注册一个域名的费用是220元,他一口气注册了一千多个。想着有人来买,开价10万、20万,卖出去一两个就能回本。结果,2000年连一个都没卖出去。事后反思,他才发现自己注册的几乎全是垃圾域名。

  而后他又发现了一个窍门:域名跟商标一样,每年都要交钱,不交钱会释放出来,别人就可以重新注册。他开始调整策略,抢注那些因为没有续费“掉”出来的好域名,再以一个合理的价钱卖掉。2001年5月他卖出了第一个域名wanli.com,售价1.2万元,买家是忘了交钱的原注册公司。

  问题在于,你怎么知道什么域名在什么时间“掉”出来?

  “我们就以FM365做例子。这个域名在1999年10月21日注册,联想交了4年的钱,2003年10月21日到期。我们知道联想在2003年初决定放弃门户,所以这个域名不会续费。但域名不是说你今天到期,今天就释放出来的。不同的注册商还有不同的规则,有的一个月才释放,有的要两个月,有的一天,有的70天,还有的一年也不掉出来。首先你要了解规则。FM365是在美国的NSI注册的,过期时间70天,所以它应该在2003年的12月29日掉出来。”

  最初蔡文胜用土办法追踪域名的注册时间:“理论上在中国只要有流量的网站,我一个一个搜索过去。”后来,他开始在姚劲波创办的域名交易及增值服务网站易域网论坛出没。“一开始谁也不屌我,因为我什么都不懂。我就用勤奋来弥补。第一,我把论坛里所有的帖子都看完;第二,我不会打字,只能用写字板发帖,但我发帖量是最大的,每天都发。后来就慢慢成为大家认同的老大。”

  在论坛里,蔡文胜认识了一个叫张立的技术人员,当时在武汉一家化工厂上班。他问张立,“你一个月工资多少?”“2000块。”“你到厦门来跟我一起干,我保证你赚5倍,一个月一万块。”一开始张立不太相信,蔡文胜就掏了机票钱让张立飞去厦门找他。结果,张立成了他第一个员工。15年后,他依然扎根在厦门。

  蔡文胜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做办公室。张立住在其中一个房间,另一个房间用来办公。蔡文胜能够成为全球顶尖的域名抢注者,张立绝对功不可没。

  “我原来是一家一家查,张立说可以把中国商标网的数据扒拉下来导入数据库,不断跟踪。然后,又把中国几千个县市的拼音也导入了数据库。我原来就有这些想法,他用技术帮我实现了。后来我们把全世界所有国家、有名的公司或常用的单词,全部导进了数据库里。”蔡文胜说。

  当时国外有网站专卖掉出来的域名的清单,300美元可以买有10万域名的清单。蔡文胜买下清单后会跟大英百科全书以及个人数据库匹配。此外他会把清单拿到域名注册代理网站的数据库去匹配——通常其中有百分之一域名已经有人预订。然后他再到域名拍卖网站查询价格。最后,集中精力抢注最贵的域名。

  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抢注了。

  用蔡文胜的话说,当年全球可能有10万人知道FM365是2003年10月21日到期,但其中知道12月29日可以重新注册的可能只有10%,90%的人被淘汰了。但你不可能12月29日一整天守在那儿,所以必须知道释放的准确时间。注册商NSI是在洛杉矶时间中午12点也就是北京时间凌晨4点更新域名数据的,知道准确时间的人又淘汰了90%的人。

  还有什么办法提高成功概率?有。注册域名要填写姓名、地址、邮箱,一般需要几十秒。蔡文胜会提前写好,时间缩短为1秒钟。为了进一步抢时间,他在上海租了一台服务器。“那时候中美电缆有几个出口,我在厦门提交注册,要先经过福州,再经过上海,再经过太平洋电缆传到美国,上网浏览时这个差别是忽略不计的,抢注就不一样了。”后来他干脆改为在洛杉矶租服务器。再后来他发现域名注册到之后可以修改姓名等注册信息,所以一开始提交的时候,他只填姓名1,地址1,“别人提交的,可能是200个字节,而我可能只有20个字节,传送起来就快了。”

  总之,他自称对抢注流程的细节做了好几十处修改,最后,抢注成功率从十万分之一提高到了50%以上。

  2001年到2003年,蔡文胜注册到了5000多个域名,并卖出了其中的20%。卖出域名同样讲求技巧。“买卖域名一般是从邮件开始,我会查询对方邮箱的后缀是公众账号还是公司账号,买域名的人是否在大城市,是大公司买还是小公司买。”

  那时他已是中国最顶尖的域名商人,每年卖出域名的收入就不少于7位数。其中最贵的一个是bionet.com,买家是一家西班牙生物科技公司,出价120万美元。

  后来,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展。cn域名,推出一元钱注册一个域名的方案,请蔡文胜“带动一下”,他一下子注册了几十万个。第二年价钱涨到20元一个。他只好放弃大部分域名,但保留了几千个三字母的“奇货”。

  直到现在,仍然经常有陌生人跟蔡文胜联系,商量买卖域名。按他的说法,这个生意一年能为他带来上千万元收入。

  召集中国个人站长哪家强

  在做域名的时候,蔡文胜几乎把中国有流量的网站都搜索了一遍,这个过程使他增长了许多见识。“比如新浪,最早的域名是srsnet.com,2000年他们没交钱就掉了。后来用了第二个域名richwin.com,第三个才是sina.com。为什么后来我对互联网比较熟?通过域名这个小东西,我能了解互联网生态链。”此外,通过泡在K666等站长论坛,他知道了很多NB的个人站长。

  2003年,蔡文胜注意到一件很奇怪的事:他名下的网站贵州信息港流量巨大,而其中有一半来自一个叫hao123的网站。这个网站很简陋,最大创意是把许多有用网站收集在一个页面上。他马上跟张立说,我们花100万把它买下来。张立不以为然,干吗要去买这样的网站?这个太简单了,我帮你做一个,一天就copy出来。于是就有了265.com。

  当时,蔡文胜手里攥着许多有价值的域名,例如tengxun.com、xiecheng.com、 wangyi.com、shou.com。其中shou.com一天有10万流量,“我用它开了邮箱,一天能收3000封邮件。那会儿中国网民水平很低,所以大家都搞错,想发搜狐发到我这里来了。”

  蔡文胜把这些流量都导到了265,而网民可以在这里找到想去的网站,265迅速做起来了,到2004年年中,日流量已超过300万。不久,IDG资本主动来找蔡文胜谈投资计划。事实上在此之前,他们先找了流量更大的hao123(那时Alexa排名为全球20多位)的创始人李兴平,因为他不太擅长交流而放弃。

  “那会儿见VC太不容易了,整整兴奋了一个星期,还做了一些功课。我把他们当时那9个合伙人的简历,包括投什么项目都了解了一遍,比如周全毕业于中科大少年班,后来在美国拿到了博士学位;过以宏原来在纽约索罗斯基金工作过;王功权当过万通地产的总裁。了解了这些人的背景,再跟他们聊就容易了。”

  到了IDG,见到的是过以宏。此时,蔡文胜讲故事的天分大放异彩,“聊得特别开心,他们所有人,包括熊晓鸽都围过来听我讲。”围观“群众”还有偶然来访的薛蛮子和马未都。结果,反倒是薛蛮子先投了他20万美元。

  “我最初觉得265非常奇怪,上网为什么要通过它来导航,我直接输入不就行了?其实当时中国大量互联网用户具有‘三低’的特征:低学历、低年龄、低收入,让这些人在键盘上敲yahoo、Google是敲不出来的。我意识到他很有洞察力。” 薛蛮子向记者追忆。

  IDG也投了100万美元给蔡文胜。用蔡文胜的话说,他打破了IDG的两个纪录,“一个是学历最低,高中没毕业;另一个是没有商业计划书、没有PPT。”拿到投资之后,他将265搬到了北京。

  在跟IDG谈的时候,蔡文胜就提出还是应该把hao123买下来,和265合并做大。IDG就把这件事交给他去办。因为跟hao123还存在竞争关系,他没有亲自出面,而是先后委托刘韧、雷军等人跟李兴平谈。当时hao123一年就能赚2000万元,而他只能开出1000万元的价钱,当然不可能谈拢。

  2004年8月底,hao123被百度收购。蔡文胜还不死心,开了10个小时的车来到广东兴宁找李兴平,并提议一起再做一个网站——这就是后来的4399小游戏,估值一度高达上百亿元人民币。

  265搬到北京之前,蔡文胜已经结识了薛蛮子、刘韧、雷军等投资界、互联网的风云人物;公司搬到北京后,他有了更多与互联网主流人物、公司接触的机会。难得的是,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草根兄弟。

  在265担任过COO、现为明势资本创始人的黄明明告诉我们,那会儿蔡文胜几乎每天都在见互联网一线的个人站长,“其实,今天好多公司的CEO或老总都记得南池子那个四合院,每天晚上灯火通明,创业者一拨接一拨来聊天,一天至少聊十几拨人,有时大家还会撞在一起,气氛非常好。而且经常晚上12点多,刚刚处理完265的业务,其实也蛮累了,有创业者打电话来,文胜还是会让他们过来。”

  “文胜跟我说,他对中国排名前几千位的网站,站长是谁、在做什么业务、最初是怎么起家的、流量多大,了如指掌。265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百科网站,而他蔡文胜是百科全书。当时我觉得他在吹牛,很不服气。我周围有一帮聪明人特意去测试他。后来我们一起工作了两年,他说的这些话基本得到了印证。”

  2005年到2007年,蔡文胜组织了3届中国互联网站长大会。“我是个人站长,能拿到投资不容易。在中国有很多个人站长做得很好,做出hao123、FlashGet、暴风影音这种作品,但却没有得到互联网主流的认同。所以我想办一个会,能把个人站长们聚集在一起讨论,怎么跟互联网主流接触。”

  仅凭个人站长身份办会议是缺乏号召力的。蔡文胜求助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黄澄清。“蔡文胜在厦门办会,邀请政府的人去,当时没有人敢去。因为个人网站论坛国家还没放开,属于模糊地带。我跑过去看了看,一帮小孩在那儿搞创业,有大学毕业的,也有没毕业的,没什么嘛。”黄澄清向我们回忆。

  2005年4月,第一届站长大会顺利召开。蔡文胜把150位左右国内最牛的个人站长请到厦门,路费站长们掏腰包,食宿全部归他管。会开到第3天,他还租了条船,带大家去海上“看看金门”。其中一位“游客”后来撰文回忆,如果那艘船沉没了,中国的流量会少掉一半。

  回忆这些往事,令蔡文胜兴奋莫名。他翻出收藏在手机里的照片,“第一届站长大会,周鸿祎和雷军两个肩并肩坐在这里,他们还是好兄弟。周鸿祎当时跟雅虎有点问题,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个重庆小孩,做了一个站叫qihu.com。他很喜欢这个域名——奇虎,骑在老虎头上,所以就收购了这个网站。雷军和网易总编辑李学凌长谈了一个晚上,确定了一件事情:李学凌辞职去创办多玩游戏网,雷军投资。姚劲波那会儿是万网副总裁,参加站长大会坚定了他做58的决心。”

  “那批个人站长是中国互联网第二波创业高峰的主力。”蔡文胜这么认为,但这也意味着,就在他办站长大会时,个人站长们开始向商业化转型。接受《创业家》采访时他说:“这不是说中国以后就没有站长了,而是说今天个人再重头做一个网站做到全国出名、有几千万用户已经不太可能……”

  就他而言,做265何尝不是从个人向公司转型的尝试。

  2005年中,蔡文胜迎来薛蛮子、IDG之后的第3位投资者,这位美国客人叫Google。“Google在中国投的第一个项目是百度,第二个项目就是265。它也发现hao123、265这种东西对搜索引擎有巨大的贡献。那时候Google如日中天,像神一样。客人来看到我有Google美国总部的人的名片,都是无比崇拜。”

  但265始终没能超越hao123。最后,蔡文胜干脆将它卖给了Google,据称价格是数千万美元。

  在北京漂泊了4年,三四个月才回一趟厦门。“我家里人都在厦门,我觉得应该回家。另外也是对我前面的生涯做一个总结,想往天使投资转型。”265卖掉之后,他回到厦门。

  2013年12月3日,和马云会面后,英国首相卡梅伦将两人的自拍大头照传上了twitter。这张照片惨遭网友吐槽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宣称,卡梅伦可以考虑见见美图秀秀公司的拥有者。

  不成功便掉头的连续创业者

  在布置得非常简洁的别墅里,蔡文胜用夹杂浓重口音的福建普通话从容地叙说着他的过往。他是个精于编织经验,不断对生活做出总结,使其为未来所用的人。你甚至可以说他是一个另类的语言大师。

  “如果我留在石狮,或许我也会做一个七匹狼出来,但选择今天的路径也挺好的。”在蔡文胜看来,除了有3个优点,他还有一个缺点,就是不够坚持。“比如265,如果坚守下去,可能成为一个很大的导航站。为什么我说这是缺点?最终你必须找到一个很重要的东西,一直坚守着把它做到极致。”

  蔡文胜1970年1月出生,老家是福建泉州下辖的县级市石狮——在他出生时还只是晋江县石狮镇。直到三四年前,他还拿着农村户口,因为办美国签证被拒,才改成了厦门户口。

  “我们村有3000多人,我爸爸家非常穷,8个兄弟姐妹。整个晋江全都是华侨家庭,我爸爸家族不是。他有一个叔叔去了菲律宾,没有回来,就不敢再去了。”

  父亲读书读到高中,在那时候也算是高学历,而后便去当了兵。复员之后他有了一份月收入30多元的体面工作。然后他干了一件在家乡引起轰动的事情:娶了一位菲律宾华侨的女儿,她比他小了13岁。在蔡文胜记忆中,父亲一直努力想发财。他把同事多余的粮票,卖给了村里有钱的华侨。在那个年代这已经够得上投机倒把罪了。虽然最终并没有被判刑,但父亲得上交3000多元的罚款。

  当时这是一个天文数字,无疑只能由母亲家帮忙解决。父亲人是放出来了,工作却也丢了,整个家庭的经济状况由小康陷入困顿。但父亲几乎没有抱怨过什么。为了养活家人,他可以去山上偷地瓜,去公家的池塘偷鱼。乐观、勇于尝试新生事物——这是父亲教给蔡文胜的。

  少年时代,蔡文胜捡过牛粪,种过地,卖过冰棍,“多能鄙事”。据说,当时他书读得不错,但只读到高一就辍学,原因之一是“我们那边开始好赚钱,听说很多人摆地摊,一天可以赚二三十块,就晃动了。”

  但他并非读书无用论者。“国外老是说比尔·盖茨这些人,国内就老说我,高中没毕业就能做大事。这是不对的。一个人要成功必须得有知识,但知识不一定要在学校学。我没有受过多少正规教育,做一些尝试反而更大胆。”

  采访中途,蔡文胜的女儿也来到别墅。他把女儿叫了过来,满脸笑意地说,现在她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经济学,是他的骄傲之一。“她的成绩特别好,基本上每个阶段都是学校最优秀的。女儿帮我证明了,我蔡文胜不是不会读书,只是当时的条件不允许而已。”

  1985年,15岁的蔡文胜开始第一次商业冒险时,家里人念叨了几句,但并没有怎么反对,他的500元启动资金还是父亲借给他的——当时父亲开了一个手工作坊,也能挣到一些钱。在福建晋江,少年从商并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事。和蔡文胜同龄的安踏CEO丁志忠,就是在初中毕业后开始闯荡江湖。

  蔡文胜的生意从摆地摊开始,卖点计算器、打火机、口红。而后,他就开始展现出随机应变的本领:邓丽君、刘文正风行,就卖翻版磁带,用他的话说,“中国流行音乐事业我推广有份”;1988年,石狮升格为县级市,父亲开始做房地产,他卖水泥,做水电安装。1990年代初,是开服装厂服装店。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,随后全国各地都开始搞开发区,“我胆子大,就想跟人合作开发一个看看。”这次他遭遇了彻底的失败。1993年中央开始加强宏观调控,他前几年赚的钱全赔了进去。

  1989、1990那两年,蔡文胜买过两辆摩托车,一辆一万五,一辆两万——算是奖赏自己。他一个人开着摩托车去过广东广西,因为“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”。现在,他要去更远的地方了。

  把烂尾楼抵押给债主后,1994年,他远走菲律宾。“外公、舅舅都在菲律宾,条件不错。他们不住马尼拉,自己在乡下有岛,我这个人比较倔,不想靠他们,就找了个月租300元人民币的房子,只有一个房间。”

  20年过去,从石狮到菲律宾,从菲律宾到厦门,从厦门到北京,再从北京回到厦门。转了一大圈,外面的世界看了不少,在偏重实业的家乡商人中,蔡文胜是一个异类、一个互联网连续创业者。

  专注于天使投资的计划,只能算实现一半。2008年回到厦门时,做域名的公司已经有38个人了,总经理是张立,副总经理是吴欣鸿,一共做了十几个项目。蔡文胜觉得不对劲,“平均两个人管一个项目,怎么可能做大?”在和张立、吴欣鸿商量后他放弃大部分项目,包括流量很大的火星文,主攻傻瓜型Photoshop,这就是后来的美图秀秀。

  “我让吴欣鸿来做,38个人,你把你觉得最好的挑走,独立出去做美图秀秀。张立从剩下的20个人里挑了10个,做欣欣旅游。另外10个员工我把他劝退,给他比较高的补偿。这两个项目不算是天使投资,是自己的团队孵化出来的。”

  2014年10月,欣欣旅游以1.95亿元的价格出售65%的股份。而美图对蔡文胜的价值远不止此。

  在美图秀秀上线时,市场上已经有光影魔术手和可牛影像等同类产品。光影魔术手批量处理图片的功能很强大,可牛影像则可以轻松制作支持多图的场景,二者都有不错的市场占有率。2010年,美图专注微博营销,暂停在各大论坛、百度贴吧、百度知道等渠道的推广。这是步险棋,但事实证明微博营销是正确选择,美图秀秀的市场份额随后持续增长,到2012年已经后来居上、一枝独秀。

  从《华尔街日报》的一篇报道,我们可以一窥美图秀秀无远弗届的影响力。

  2013年12月3日,和马云会面后,英国首相卡梅伦将两人的自拍大头照传上了twitter。这张照片惨遭网友吐槽:“别再使用‘自拍’这个词了。可怕,可怕,太可怕了。”《华尔街日报》宣称,凡是看到过这张照片的人都会对修饰照片的重要性深有体会。卡梅伦若想靠自拍吸引选民而不弄巧成拙,也许可以考虑见见美图秀秀公司的拥有者,借助其图片处理功能,卡梅伦也许能看上去减轻20磅体重,改善妆容,甚至换一个显得年轻的发型。

  在此之前半年多,“低调了足够时间”的蔡文胜亲自出任美图公司董事长。5月,美图在北京798举行发布会,推出拥有8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、主打自拍功能的MeituKiss手机。他在现场做了一次高调演讲。一年之后,美图推出的10秒钟短视频App美拍,发布当月成为苹果商店下载量全球第一的非游戏类应用。

  “现在才八九个月,美拍已经有一个亿用户,是目前为止最快到一亿用户的。Facebook花了4年时间,才达到一亿用户,微信是用了14个月。”蔡文胜不无得意。“我们现在有7亿(包括美图秀秀等在内)移动端用户。美图公司2014年才开始做A轮B轮的融资,估值已经涨到100亿元人民币以上。”

  “我现在出任美图董事长,有一点像雷军去创建小米。这样一来,我80%的精力可能都会放在美图上。因为我觉得它的发展空间很大,是一个不单单能让十几亿中国人用,甚至能让全世界人用的产品。不过,我们的商业模式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。”

  蔡文胜对产品的认识和硅谷创业教父、Y Combinator创始人保罗·格雷厄姆的理解非常相似。格雷厄姆曾说,“创业就像物理学一样毫无人情味,你必须生产人们有需求的产品,公司的繁荣在满足这一点之后才有可能实现。”而蔡文胜最擅长的就是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满足用户需求。

  他仍然保持着许多过去的习惯,比如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,比如会见创业者。跟那些已经封神的互联网大佬相比,他无疑很接地气。我们的采访开始前,他刚见了一个做卫星CPU的90后创业者郑刚—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令他迷失了方向。蔡文胜建议他研究移动端排名前20的App,看是谁在做、耗费了多少时间、优点和缺点是什么。研究完了,自然知道应该做什么。他信奉“一万小时定律”。

  不过,人生也在不断变化,比如他的偶像。小时候的偶像李小龙;1980年代末、1990年代初做各种生意,偶像是李嘉诚;刚接触互联网时,对他影响最大的是雅虎的杨致励志的句子远;现在,据说他的偶像是巴菲特。

  在薛蛮子看来,蔡文胜是那种有野心的人,而他目前的成就远不能承载他的野心。蔡文胜本人如何评价自己?他这样回答,“人生很长,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。”

励志人物:站长之王蔡文胜 励志人物:中国最牛个人站长——李兴平 李彦宏简介 分类:励志人物故事大全_青春励志人物事迹_励志名言网

相关励志人物

励志名言大全 www.366a.com 版权所有。sitemap